专诸刺王僚:鱼肠剑无罪,罪在人心!

  • 专诸刺王僚:鱼肠剑无罪,罪在人心!已关闭评论
所属分类:读史

1.悲歌

我叫鱼肠剑,是一柄锋利的匕首。

自从伟大的缔造者,越国的欧冶子先生把我带到人间,早慧的我,就听到了遥远西方传来的哭声。

那是楚国,正在上演一出人间悲剧的伴奏。

悲剧的撰稿人是楚国时任君主楚平王,悲剧的名目叫“提前扒灰酿成的血案”,还有一个副标题:忠臣的下场,叫作死亡。

悲剧的导演是楚平王佞臣费无极,悲剧的主人公,是楚国太子建、太师伍奢及其家族。

小人忧惧君子,君子死于小人,自古屡见不鲜。费无极虽然位极人臣,但最怕正直的太子建,看他平常看自己的眼神、碰面对自己的态度,用膝盖也能猜到,他即位后,会怎样处置自己。

没办法,为了自保,费无极开始设计挑拨父子关系。

其实,人心不如剑心,人心难测,剑心可测;人心阴险,剑心亮堂。我去切菜、砍柴、杀人,目的直接,结果更直接。不像人心,八百道弯弯绕,脑回路太复杂。因此,我永远成不了人,只能成为人的工具。

费无极第一步,装着忧国忧民的样子,向楚平王谏议,太子已经年长,应该成家了。考虑需要强强联姻,最好去秦国求亲。楚平王同样盘算自强自大,应允并派费无极为媒婆,拜访秦哀公商量和亲事宜。

当时,秦国还远没有强大到让诸侯畏惧的程度,秦哀公考虑到秦晋关系不睦,也有意拉个小伙伴壮大声势,遂同意报聘,将自己长妹孟嬴许婚。

得到回复,楚平王准备了丰厚的聘礼,再派费无极去秦国迎亲。秦哀公为了不丢面子,陪嫁了一百多辆车的珠宝玉器,并十多名媵女。

费无极在途中,窥见孟嬴有绝世之美,赛过妲己、骊姬万倍,心下已经有了主意。再见陪嫁的媵女中有个齐国女子,长得端庄秀丽,在馆驿休息时,暗中叫来,许以太子妃高位的诱惑,诱其答应替代孟嬴嫁与太子。

然后,费无极提前一日赶回郢城,进宫直言孟嬴之美,惹得好色的楚平王面皮通红,心猿意马。

费无极马上劝楚平王笑纳了,并说此女虽聘于太子,还未入东宫,谁敢嚼舌头。况且,我已经有了B计划,您老人家大胆享用!于是,本来的公爹,一夜间当了丈夫!

楚平王恐怕太子知道秦女之事,禁止他入宫,不许母子相见。费无极抓住时机,力主远屏太子建,让他去北方边境城父镇守。楚平王也担心丑事败露,便把太子建打发走了。同时立孟嬴为夫人,并对知道真相的她许诺,将来改立其所生的儿子为太子。

闻知楚平王的荒唐行径,太师伍奢写好奏章几次求见,都因为美人“从此君王不早朝”,一车皮的话憋在肚里。

恰好,费无极为消除异己,诬蔑太子建与伍奢谋反。楚平王正有废太子之意,便先召伍奢对质。伍家人素来骨头硬,说楚平王收了儿媳妇已是错误,还听信谗言,骨肉猜疑,更是大错。

被揭了老底,楚平王恼羞成怒,将伍奢下狱,后又听费无极密语,使诈逼其写信给两个儿子伍尚、伍员同来受领官爵,妄图一举除掉永决后患。同时,派人去杀太子建。太子建惧而奔宋。

接到父信,温顺诚实的伍尚,不听弟弟伍员的规劝,留下“我以殉父为孝,你以复仇为孝”的遗言,兄弟洒泪而别,与父亲伍奢共同赴死、血溅市曹,行刑时天昏地暗,围观的百姓无不落泪。

伍员探知楚国军队来捉他,明白父兄已经遇难,对妻子贾氏说自己要逃难,去他国借兵报仇,奈何顾不上家小。

贾氏也是明理刚烈之人,怒斥他大丈夫的父兄之仇,如切割肝肺,还婆婆妈妈顾及女人!进屋拿根白绫自缢,断绝了他的后顾之忧。

伍员痛哭一场,蒿葬了尸身,收拾包裹,身穿素衣,贯弓佩剑向太子建投奔的宋国疾走。

很快,楚国追兵迫近,伍员一箭射死车夫,告诉准备逃跑的队长大夫武城黑,转告楚王自己必灭楚,亲斩楚王之头!语罢,沿江东下,转向睢阳而去。

伍员逃到宋国,刚与太子建会合,却不料宋国发生内乱,只得与太子建母子再向西投奔郑国。

太子建多次哭诉冤情,郑定公坦白国力微小,不如依靠晋国,亲自带太子建去见晋顷公求援。

不料,晋顷公顺从六卿之一的荀寅毒谋,利诱太子建作内应灭掉郑国,立他为国君。太子建不听伍员劝告,慨然合谋,最终被告发斩首。

无奈,伍员只能携带太子建的儿子芈胜出了郑城,向吴国逃难。

我的命运,很快要与这个人紧密地粘连在一起。

2.哀歌

伍员、芈胜两人,昼伏夜出,星夜兼程向东赶路,也不知走了多少天,已经接近昭关,过了关就是大江,通往吴国的水路。

守关将领为楚将薳越,严密盘诘东去人员。困顿无助中,扁鹊弟子东皋公为他们提供了栖息地。

在等待过关的十几天,伍员感到郁闷悲愁,一夜间须发皆白!

俗话说,因祸得福。正是巧借外貌的变化,东皋公找到与伍员神似的朋友皇甫讷,假扮他蒙骗守军。同时,伍员、芈胜乘着混乱走到鄂渚,被应梦中招唤从下流特意泝水而上的老渔翁渡过大江。

那老渔翁,给予他们饮食,不接受伍员赠送的宝剑,临别却因为伍员一句“倘后有追兵来至,勿泄吾机”,仰天长叹,为断绝伍员的疑虑,解缆开船,拔舵放桨,倒翻船底,溺于江心。

我知道,后世武昌东北通淮门外,名叫解剑亭的,就是当年伍员解剑赠渔翁的地方。芳草凄凄,犹余他长叹的尾音!

伍员、芈胜进入吴境,走到溧阳地界,饿得走不动路只得去乞讨。恰好遇到一位刚刚在濑水浣纱归来的女子,带着饭盒。

伍员一番请求赈恤的说辞,感动了女子,将所有食物全部送给了他们。饱餐一顿,伍员又重复了自己是逃命之人,千万不要说与他人的话。

女子凄惨一笑,说自己侍候寡母三十了还没有出嫁,一直守着贞节,今天因为馈饭与男人交谈,已经败坏了名声,没脸做人了,怎会泄露伍员的踪迹,遂抱一块巨石,投入濑水而死!

伍员感伤不已,咬破手指,在石头上写下二十字血书:尔浣纱,我行乞,我腹饱,尔身溺。十年之后,千金报德!

题讫,又恐怕后来的人看见,掬土掩盖上,再匆匆赶路。

行到距离溧阳三百余里的吴趋,忽然见到一位壮士,高高的额头,深邃的眼睛,攻击别人如同饥饿的猛虎,声音仿佛巨雷一般,在与一个大汉厮打,围观的看客怎么劝也不管用。

正诧异间,听到门内传来一位妇人的声音,叫着“专诸不可”,那个人脸上露出畏惧的颜色,马上住手回家。

伍员感到非常奇怪,觉得这样一位壮士怎么能怕一个妇人呢!询问旁边的人,对方说,那个人是我乡的勇士,名叫专诸。他不畏强暴,讲究义气,遇到不平的事,能够拼死捍卫。这人又极其孝顺,从不违背母亲意愿,刚才就是她母亲呼唤他,即使盛怒之下,他也会立刻停止。

伍员听完,不禁暗自竖起大拇指。第二天,他穿戴整齐专程去拜访专诸。

专诸很吃惊,从记事起,没有这样一位相貌高贵的人看望过他,立刻迎上去,叩问伍员的来历。

伍员也不隐瞒,自报家门,把个人的冤情从头到尾叙述一遍,然后,静静观察专诸的反应。

专诸沉默一会,说您承受如此冤枉,怎么不去求见吴王,借兵去报仇呢?

伍员答道,想是想啊,可惜没人引见,此路不通!

专诸接着说,是这个道理,但您今天到贫舍,有什么指教呢?

伍员口才也好,说羡慕您的高义,想进一步亲密交往。专诸大喜,进去禀告母亲同意,拜伍员为兄,结成了生死之交。伍员也拜见专诸之母,专诸更是领着妻子相认大伯哥,一家子其乐融融。

留住一晚,高歌畅饮,早晨伍员辞行,准备择机去求见吴王。专诸又建议,说吴王好勇而骄,但公子光礼贤下士,投到他门下将来必有所成。

伍员感谢专诸的指点,并说他日有用弟之处,切莫推托。专诸郑重地允诺。

伍员并非粗鲁之辈,想着人生地不熟悉,应该采取非常举措,才能获得非常的效果,便想要重复姜太公钓周文王的方法。只不过区别在于,太公用的是不挂饵的直钩,他用的是高雅的斑竹萧。

看来,没有点文艺细胞,想干成点事情都困难。

伍员在闹市中披头散发,跣足涂面,吹奏乞讨。如怨如泣的萧曲,被善于相人且四处替公子光谘访豪杰的门客被离听到,他走近观察,异常纳罕伍员的相貌,赶快鞠个大躬,尊敬地请伍员进茶楼交谈。

开始,伍员带着警惕,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等被离说自己不是坏人,是可以帮他谋求富贵的好人后,才亮出底牌。

而在此时,早有耳目报知圣听,吴王僚命令被离立即带伍员晋见。

被离一看,有来拆台的,一面让人偷偷给公子光送信,一面安排伍员沐浴更衣,清洁干净了共同去见吴王僚。

见伍员外貌非凡,谈吐不俗,吴王僚封其为大夫,并在第二天伍员回谢的时候,答应出兵帮他复仇。

如果一切能够按照伍员的计划走,我可能被推迟使用,或者永远做把沉默的剑。

可惜,世界上美妙的东西,最怕“但是”两个字。

专诸刺王僚:鱼肠剑无罪,罪在人心!

3.悼歌

吴公子姬光,是吴王诸樊的儿子。诸樊有三个弟弟:余祭、夷眛、季子札。

最初,诸樊的老爸寿梦,想传位给贤能的季子札,在季子札坚决推辞下,才立了长子诸樊;操办完寿梦的葬礼,诸樊诚恳让位给季子札,又被拒绝。

诸樊感觉有愧,不立太子,遵照父意,定下兄终弟及的传位顺序。诸樊、余祭、夷眛先后继位,最后轮到季子札,他又一次不接权杖,远远的躲开了。

于是,夷眛亲近的大臣说:“先王有遗命,兄死弟继位,定要传位到季子。季子现在逃避王位,那么王夷眛便是最后继位的。现在夷眛去世了,他的儿子应当继位。”就拥立夷眛之子僚为吴王,是为吴王僚。

这下,公子光不愿意了。行,祖辈的规矩咱不变,但四叔不想操这份心,按照小辈排序,应该是他这个长房长子继位啊,公子僚这是抢沙发呀!

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公子光已经暗中私蓄力量,伺机灭了吴王僚,以便自己置顶。

现实如此,没有权力斗争,会少许多人生乐趣。

我这么想,吴王僚也这么想。

为了除掉眼中钉,他多次派公子光征伐楚国,补充的兵员都是老弱病残,武器破破烂烂,明摆着让他去送死。有一次,竟然把先王一艘腐朽不堪的御船派给他,结果因为又笨又重,行动不便被楚国俘获。

没办法,宁可战死也不能因丢失先王御船而被处死。公子光拼了命,再次袭击楚国弄回了龙舟。

从那以后,公子光自立的心更加坚定。

这次,伍员来了,意外给他注入一针强心剂。听说吴王僚召见了伍员,封了官,还答应出兵复仇,公子光感到不能便宜吴王,必须想法制止,并把伍员招到自己旗下签约。于是,特意去见了吴王僚,说伍员请求吴国出兵,纯为了私事,于国家大不利。

吴王僚算术不太好,核计很长时间,公私账、得失账搞明白了后,绝口再不提出兵的事。

伍员冷眼旁观,嗅出了公子光的野心。

助人实现野心,才有讲条件的资本。

见吴王僚已经疏远了被辞职的伍员,公子光私下去见他,赠送米粟布帛,倾吐了心中的郁闷。

闲谈之余,公子光用求贤若渴的语气,请伍员推荐打手。伍员马上想到了专诸。

伍员陪公子光到家造访专诸时,他正专心致志在隔壁磨刀,准备帮忙杀猪。

车队排场太大,专诸产生眩晕感,打算躲开点,伍员却在车上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下来为公子光引见。

专诸一边说着自己是闾巷小民,不敢劳尊驾亲自探望,一边把两人让进窄陋的屋舍。

坐定,公子光说了整筐仰慕的话,亲自送上金帛。在伍员的劝说下,专诸勉强接受,投到了公子光的门下。

从此,公子光每日、每月供应衣食,时常来探望专诸的母亲。专诸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该为他做点什么了。

这一天,专诸与公子光开诚布公,说自己作为穷野小子,受你这么大的恩惠,实在过意不去,有什么需要出力的,万死不辞!

公子光见时机已到,悄声说了要刺杀吴王僚的打算。专诸知道,既然公子光已把此等私密说于自己,做与不做,他都将难免一死。

在得到公子光将会照顾好母亲的郑重承诺后,专诸点头默许,动身去太湖隐居学习烤鱼,以便投吴王僚好吃之好,为接近他创造条件。

三个月后,专诸归来。公子光又与伍员合谋,乘着楚平王新丧,推托自己脚部受伤,说服吴王僚派母弟掩余、烛庸及贴身侍卫庆忌,带兵攻打楚国,支开了吴王僚的左膀右臂。又委四叔季子札为特使,出使晋国观察国际反应,省得这位四叔干扰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下面,我该出场了。最初,欧冶子从赤谨山取锡,由若耶溪炼铜,经电闪雷劈,雨淋霜打,历经三年,为越王勾践铸成五柄宝剑: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

我因为剑身上的纹路,曲折婉转,凹凸不平,花纹犹如鱼肠一般,故而得名。

记得五剑做成之时,越王请了一位非常善于相剑的薛烛大师来为我们看相。这位大师被我剑中的寒气所震慑,感受到其中的不祥信息,故指着我说:“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原来,我大逆不道,天生就是用来弑君杀父的。越王害怕了,就把其中的三口剑当做进贡的宝物,献给了吴国。吴王就把其中的一口——我,鱼肠剑,分赏给了公子光。

冥冥之中的定数,果然已经到来,我履行使命的时候来了!

专诸接过短剑,知晓公子光的意思,磕完头回去辞别老母。一见面,他未说话眼泪先流。

老母慨然说,是公子光要用你了吧!咱们受人大恩,此德该报,自古忠孝岂能两全!你能帮人成事,垂名后世,我死而无憾!借口口渴,让专诸出门打水,自缢而亡!

那一瞬间,我明显听到了,专诸心碎的声音。那个时候,我知道,他,已经死了。

公元前515年四月丙子日早晨,公子光递送了精美的拜帖,邀请吴王僚来喝酒。僚母提醒他,酒无好酒,应该辞掉。吴王僚不想失信,做了充分准备,十分自信地去赴宴。

从王宫到公子光家门,排满卫兵,好不威风。宴席现场,左右护法、侍席力士,对上菜的厨师从庭下挨个搜身,然后跪下,由十余个力士用刀剑夹着向前,好不严密。

吴王僚不知道,最大的危险不在外部,而在内部。

酒至半酣,公子光借口去如厕,一瘸一拐退出宴席大厅,悄悄潜进挖好的地下洞,示意专诸出场。

专诸捧着烤好的鱼,逐渐接近吴王僚。

我,藏在鱼腹当中。

吴王僚闻着鱼香味越来越近,感到某种寒意也越来越重,但最终味觉器官战胜了预警器官,眼中流露出了对食物的过度贪婪!

专诸擎着烤鱼,慢慢走向吴王僚,忽然间,他撕开鱼肚,抓住带着温度的我,刺向吴王僚胸部,穿过三层坚硬猊甲,透过背脊!

吴王僚大叫一声,登时气绝。专诸也被兵士刀戟并举,剁成肉泥。

公子光则按照既定部署,迅速与伍员围剿了吴王僚属下,召集群臣,摄政自立,号为吴王阖庐。

后九年,我见证了吴国攻入楚国都城,伍员伍子胥鞭笞楚王尸体的悲怆场景。

再后十年,吴伐越,阖闾被毒箭射伤大拇指,不治而死。伴着铜棺,我与胜邪剑陪着他,深埋于吴县昌门虎丘水中。

又十二年后,伍子胥也被吴王夫差赐剑自刎而死。

剑本无罪,罪在人心。

以上内容由小编精心整理编辑,文章均采集于网络,文章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无雷同,纯属正常!这就是专诸刺王僚:鱼肠剑无罪,罪在人心!的全部内容!本文或有不足之处,还请广大读者海涵!本站会源源不断的输出大量优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专诸刺王僚:鱼肠剑无罪,罪在人心!的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在这里小编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本页面网址:http://www.gdhcly.com/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