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史 > > 正文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提起魏忠贤,无论是正史还是小说都如出一辙。正如《剑桥中国明代史》中概括的一句话:“承认在现存资料中对太监有极大的偏见,但对于魏忠贤很难有什么好话可说。”虽然对魏忠贤己经定性,但是对于这个人物身上体现的时代特征,却与明代后期的政治制度、经济形态、文化思想、社会阶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魏忠贤身上具备的最鲜明的两种时代人格形象分别是“花子太监”的变态型人格和钱势至上的经济性人格。鲁迅曾论及“最要紧的自然是脑袋,所以大辟为上刑;次要便是生殖器了,所以宫刑和幽闭也是一件吓人的罚。”在中国传统百姓的心中,太监是一个令人不齿的职业,一般是因罪获刑或者是走投无路之后的选择。天地始分阴阳二性,男为阳、女为阴,太监属于人为造成的“第三性”的存在,这种生理上的缺失不仅在生活中造成许多的不便,同时也对心理造成极大的栽害。
 
在魏忠贤题材小说中,描写他入宫前的情节里曾涉及到一个特殊的群体,叫做花子太监。《警世阴阳梦》第七回写道花子太监“诈来银钱,酒肉吃不了,镇日醇醇醉饱。”而魏忠贤对于这样“不劳而获”的生活心中十分羡慕,这也是他主动自宫的一个重要原因。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当然,魏忠贤入宫的主要原因是贫穷,说白了就是找活路。魏忠贤既没有殷实的家境,也没有收到过正统的教育,他在晚明这样一个享欲之风盛行、礼义之道鲜有的时代,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吃喝嫖赌种种娱乐的行径。正是由于这种不学无术,魏忠贤最终选择自宫进京谋取出路,一旦进入宫廷,当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时,太监的“心理补偿机制”与时代的利欲之风共同作用在魏忠贤的行为准则中。这表现为他不择手段的积攒金钱;其次用金钱换得更多的权势。
 
无论是魏忠贤自身的太监本能还是晚明经济风气的影响,魏忠贤对金钱的贪婪占有、对声色货利的无穷追逐,铸就了特殊时期他这样一个特殊人物的特殊品格一一以金钱至上的经济人格,这不仅是晚明社会经济情况的表现,也是一种烙着时代特征的畸形形象的诞生。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最令人惊诧的是,随着宦官集团的崛起,明代社会竟然产生了一种“崇拜宦官”的风气,乃至于掀起一股自宫浪潮,就连朝廷都无法禁止。至永乐年间,民间自宫渐成风气,成化以后,自宫潮就已经难以收拾。应该说,朝廷对民间自宫开始就不鼓励。
 
永乐年间,“长沙府民有自宫求为内侍者,上曰:‘游惰不孝之人,忍自绝于父母,岂可在左右!’发为卒戍边。”不久又有兴州人徐诩以其子自宫后在宫廷服役为由,要求解除军籍,得到的结果是皇上怒斥其“背亲恩,绝人道”,“出其子使代军役”,而且谕旨“今后有自宫者死不货”。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但不久的洪熙元年,又有“数人自宫求用”,被循旧例罚戍交趾。据说“英宗禁自宫尤严,犯者俱戍极边”,但各地仍有以假冒意外伤病而自宫求进者,看来禁令的效果并不佳,所以至景泰年间已“民间自宫者甚多”,不得不更加严厉禁止,而自宫潮似已不可遏制,至成化年间竟有登峰造极之势。
 
《宪宗实录》记载:成化六年二月,有自宫求进者共二百六名;成化十年十一月,有自宫者三百一十四人先已奉旨谪戍,皆逃至京师,复希进用;同年十二月,大批自宫者日赴礼部喧诉求进,锦衣卫执之,多数逃匿,仍有五十四人喧诉不已,被枷示众游街;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成化十三年三月,自宫以求用者积九百余人;十五年二月,自宫者至二千人,群赴礼部乞收用,被下令十日内尽逐之;十六年七月,自宫者千余人,喧扰官府,散满道路;二十一年十一月,又有千百成群的自宫求进者在礼部告扰,这些人或已发配充军,或已发还为民,但虽累有处斩仍不甘心,不久又聚集起来请愿求进;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在礼部告扰闹事的已达三千余人。
 
弘治、正德、嘉靖年间,自宫潮愈演愈烈,甚至发展到有的村庄一村数百人自宫,虽禁之而不能止。《熹宗实录》记载,天启元年正月,因诏选净身男子三千人入宫,导致民间自宫求选者二万余人蜂拥礼部大门喧嚷耍赖,而负责选人的内侍乘机索贿,激起自宫求进者变乱。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这么多的人不畏惧朝廷颁布的严格禁令,不惜以自己身体的残缺和精神的摧残为代价,只是想要谋求一个进宫做奴才的职位似乎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然而,种种现象表明,当时的社会确确实实已经发生了这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状况。
 
这些出身寒微的人,可以不必通过寒窗苦读,不必经由科举一步步从秀才到举人到进士,熬到胡子花白的时候熬来一官半职;也不必在军队中磨练,在战场上厮杀,用自己的勇猛,拼死换来一官半职;更不必有着渊博的知识;不必有着治理地方的政绩,只需要通过这样一次的痛苦,就能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的生活更好一些,甚至可能从社会的最底层一跃成为社会顶端那一类权力和巨大财富的拥有者,又怎么能够不让他们心动,并且趋之若鹜?!
 
挥刀自宫:明代社会可怕的魏忠贤现象!
如果可能,谁都希望通过自己的才能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然而越是最底层的人民越是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的人们,越是缺乏这样的机会。他们没有条件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更没有条件学习各种武功兵法上阵杀敌来为自己争取“身前身后名”,那么剩下的这一种摧残人性的途径,就像是摆在他们面前通往既富且贵前程的康庄大道一般。无怪乎有人争先恐后前赴后继地往这条路上挤,从而产生魏忠贤现象。
读史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