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赢一回明朝就不会亡:南明四大倒霉战役 令读者怄气

发布:2019-06-06 阅读:200次
清朝

回首南明小朝廷衰亡的汗青,只有一种感受——愁闷。

清代入关不外戋戋两年多,就从北边的山海关一向杀入了最南方的广州,速度之快使人瞠目结舌。入关时,满洲八旗不外六万男丁,军事事迹却远远跨越实力更壮大的契丹、女真和蒙古。但这个军事古迹,倒是成立在明代朝廷的无能,和无数苍生的鲜血之上的。

南明没有忠臣和名将吗?固然不是。忠义之臣有史可法、黄道周、何腾蛟、瞿式耜、张煌言等等,名将有黄得功、郑成功、李定国、李过、李来亨、金生桓、李成栋……无数忠义之士前赴后继,死尔后已,这才让南明在大陆上对峙了十九年之久。

清军横扫寰宇,金瓯无缺,是真的全国无敌吗?固然不是。在南明抗清的十九年里,其实有好几回力挽狂澜的机遇。只要掌控住哪怕一次机遇,大明就可以起死复生,最少能和清代构成南北坚持的场合排场,乃至有但愿完全反推。可是每到关头时辰,大明就会掉链子,莫名其妙天赐的输光满手好牌,让汗青机遇白白错过。

每次读到这段汗青,都不由扼腕。

在1644年到1663年的十九年里,南明最少有四次绝好的翻盘机遇,并且计谋态势极好,但明明不应输的战争却恰恰输了。每次战争,明军可以说都是名将批示,并且明军数目都占绝对优势,并且本质不差,面临的不外是清军偏师,但是却败了。

第一场,赣州之战——批示者:金声桓、王得仁、李成栋 两支大军打不下一个小小赣州

赣州之战,本来是一次极好的翻盘机遇。

1648年,清代镇守南昌的金声桓、王得仁,镇守广州的李成栋前后发正。此时,南明小朝廷已几近命悬一线,李成栋等人反清归明,刹时将全部中国南边场合排场翻转过来,广东、广西、江西等大片地域从头回到明代手中。

李成栋原为降清明将,在清军南下过程当中攻无不克,曾扫平两帝(隆武帝、绍武帝),在征服浙江、福建、江西和两广的战争中功绩极大。金声桓、王得仁别离是降清的明将和义兵将领,仅凭本身的降军,就扫平了江西。但是,这两支在清代旗号下战无不堪的大军,换了明代旗号后却变得和明军一样废料。

金声桓、王得仁起首攻打赣州,但是却对守城的少数清军处所军队无可何如,顿兵城下几个月,直到清军主力打到南昌,才被迫撤兵。这时候候,李成栋姗姗来迟,第二次攻打赣州,成果被统一拨清军处所军队钉死在了城外。到了第二年,金声桓、王得仁、李成栋前后失败身故。

一个小小的赣州城,只要能打下来,明代几支主力就可以连成一片,把南明的死棋做活,但是两支大军恰恰就打不下来。

第二场,保宁之战 批示者:刘文秀 四万精锐围歼劣势清军,反而被守军消灭

1652年,归顺南明的大西军对清军倡议反扑,场面地步一片大好。

西军四上将之一的刘文秀,率四万精锐主攻四川,一路百战百胜,光复成都、重庆等四川大部门地域,四川清军多量被消灭。

吴三桂等残存清军一路溃败,逃到了四川北部的保宁,被明军团团包抄。明军不但稀有量优势,并且以大西军为主的军队士气昂扬、设备精巧,清军则是漏网之鱼,屡次试图冲破逃跑但失败。只要保宁之战获胜,消灭吴三桂这两万败军,不但四川全境光复,并且将极大改变南边计谋态势。

但是,刘文秀却轻敌了,居然带领四万大军强攻保宁,最主要的是还自动断掉本身后方的浮桥,以图“破釜沉舟”。成果清军困兽犹斗出城反扑,明军初战受挫后,因后路被断堕入大乱,被清军如割草般杀光泰半。四万精锐明军就这么莫名其妙就义了,南明和大西军最好的一次消灭清军主力的机遇,反而酿成了本身被消灭。

连吴三桂战后都感喟:“生平何尝见如斯强敌,特欠一着耳。”

第三场,新会之战 批示者:李定国 一代名将率十多万精锐围攻一个县城,居然输了

1654年,大西军名将李定国反扑广东,十多万大军围攻广州西面门户——新会县,城内清军不外八千。

李定国,南明最闻名的一名名将,两蹶名王,前后杀死清代定南王孔有德、敬谨亲王尼堪,震动全国。是以,李定国成为最有但愿回复明代的英雄。

李定国攻打广东,各地义兵群起响应,清代尚可喜等人恐惧明军威势,不敢自动出击,坐视新会县城被围攻几个月。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县城,南明最天才的名将居然打不下来。李定国麾下均是大西军的精锐,并且还稀有十头大象构成的象军,气焰如虹。但是,清代守军差遣苍生守城,接连挫败李定国的攻城,由于李定国心太软,不愿对着苍生开炮。

但是,清军可不心软,遭到围城几个月后城间断粮,清军居然杀死苍生做军粮,城内苍生是以丧生七万余人。数月后,尚可喜、耿继茂、朱玛喇等人率满汉大军数万,进攻围城明军,李定国大北。明军此战损失惨痛,战象军队也三军覆灭。

李定国撤出新会后,沿途六、七十万苍生随着明军退却,排场很是悲壮。

新会之战,广东处所史乘记录了良多战争背后的故事。包罗新会清军杀报酬粮的时辰,儿媳愿取代婆婆,女儿愿取代父亲的故事,还有李定国的一群战象被俘后,被送往北方,成果一头战象宁当玉碎,绝食而死。

新会之战的情势本来一片大好,只要打赢就可以和郑成功毗连成一片,可是却败了。此战同样成为民族英雄李定国最大的遗恨。

第四场,南京之战 批示者:郑成功 一代名将率十万精锐围攻南京,又居然被守军打倒。

1659年,郑成功、张煌言率十多万大军进攻南京。这是南明最后一次回复的但愿。明军上千艘战船从长江口进入,沿江而上,一路连战连捷,沿途多量公众响应。

此次大战,明军在野战上打破了八旗兵“不成克服”的神话。戍守镇江的八旗兵出城野战,被打的屁滚尿流。并且还呈现了张煌言麾下几十名勇士,追着几百名八旗兵跑的奇观。

十多万明军将南京城团团包抄,扎下连营数百座,揭示了大明戎行最后的光辉气焰。张煌言麾下军队,乃至还打到了南京上游几百里的处所。清代在南边的统治朝不保夕。

但是,郑成功在此时轻敌了,居然没有阻断清军外助,令一万多清代救兵偷渡进了城内。

七月下旬,南京清军出城策动反扑,500名马队为先,数千步卒在后冲击明虎帐垒。明军各营持续被击破,郑军名将甘辉等战死,十余万明军全线解体。郑成功不能不带领船队退出长江,明代最后的回复之战宣布失败。

诚恳说,汗青给南明好几回起死复生的机遇。南明的这四场战争,只要博得哪怕一场,就可以改变全部计谋态势。并且这些战争,都是由明代有真本领的名将批示的,但是却均狼奔豕突,造成战局的加倍晦气。究其缘由,不是南明官员和将领互不相救,各自为战,就是上将临阵轻敌,白白错失战机。

汗青是一本已翻曩昔的书,回顾这段不胜再读的史乘,我们更应当苏醒看到明代衰亡的缘由。这个大明王朝,从根子上就已败北透顶,不管从朝廷轨制方面,仍是官员道德方面,仍是人们的思惟境地上,都不再具有一个强大国度的模样。这不是几个汗青名将和民族英雄,可以或许凭仗一己之力改变的。

英雄的遭受让人怜惜,但明代的衰亡不值得怜惜。(作者:陶慕剑)

只赢一回明朝就不会亡:南明四大倒霉战役 令读者怄气所属专题:秘闻野史 本文《只赢一回明朝就不会亡:南明四大倒霉战役 令读者怄气》链接: http://www.gdhcly.com/plus-20.html

只赢一回明朝就不会亡:南明四大倒霉战役 令读者怄气相关文章

只赢一回明朝就不会亡:南明四大倒霉战役 令读者怄气图片
  • 心经,唐僧与悟空关于《心经》的
  • 杨仪,魏延被马岱斩杀,临死前大
  • 武则天,武则天一生造18个字,如今
  • 袁天罡,武则天当皇帝的路上,有
  • 日本经济,九十年代日本经济崩溃
  • 西游记,《西游记》中最凄惨的神
  • 高欢,她是四个皇帝两个皇后之母
  • 老照片,让人怀念的生产队时期老
  • 大娄山,播州杨氏是何来历?它为
  • 黄帝,为什么把炎帝放前面称炎黄
  • 波斯文化,为何说伊朗崛起之路不
  • 背影,朱自清名校毕业当老师,父
  • 番仔楼,中国三大古卫城之一,藏
  • 波波维奇,波波维奇再表态!他是
  • 铅块窖藏,刘家庄北面的殷墟发现
  • 马精武,当年《贞观之治》没大腕
  • 义和团成员,一组图告诉你晚清时
  • 部电视剧,当年《贞观之治》没大
  • 陶器,秦始皇陵为什么没有继续挖
  • 战国时期,世人只知秦始皇统一了
  • 洛神赋图,上下五千年157条历史典
  • 商鞅,短命的秦王朝:成也法家,
  • 周朝,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朝代
  • 休达,休达:曾是通向大西洋的国
  • 魏忠贤,袁崇焕死的到底冤不冤?
  • 阿古柏,晚清第一帅不是帅不帅!
  • 重庆谈判,重庆谈判:毛泽东弥天
  • 商朝,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朝代
  • 东厂,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
  • 史记·廉蔺相如列传,“八拜之交”
  • 晚清第一帅,晚清第一帅不是帅不
  • 礼记,古人打井的时候,为何要放
  • 胡冠英,曹诚英:宁负天下,不负
  • 郑复初,神童刘伯温却遭仕途不顺
  • 恰克图,蒙古国成立后,生活在那
  • 阿萨德,科恩是个巨贾,还是叙利
  • $(function(){ if($(window).width()<768){ $(".nav").height($(window).height()-parseInt($(".nav").css("top"))); $("#head").prepend('

    '); $(".nav").append($(".subnav").html()); $(".m_search_icon").click(function(){ $(".tagso").fadeToggle(); }) $(".m_nav_icon").click(function(){ if(!$(".nav").is(':visible')){ $(".nav").fadeIn(); $("html").css({"overflow":"hidden","height":"100%"}); $("body").css({"overflow":"hidden","height":"100%"}); }else{ $(".nav").fadeOut(); $("html").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body").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 }) $(document).bind("click", function (e) { if($(e.target).closest(".m_nav_icon").length>0){ }else{ $(".nav").fadeOut(); $("html").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body").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 }) $(".m_photo_more").append('

    '); $(".m_photo_more ul").css({"height":"120px"}); } $(".more_btn").click(function(){ $(this).remove(); $(".m_photo_more ul").css({"height":"aut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