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法老的埃及周边:让陶器说话的人—威廉·弗

  • 芹菜法老的埃及周边:让陶器说话的人—威廉·弗已关闭评论
所属分类:人物

  每个史前遗址都散落着陶器(完整的,或已经粉碎的)。


  陶器,是人类自“新石器革命”之后最常用的制品,而在文字出现之前,陶器(及其碎片)是历史的诉说者,是可贵的考古资料。


  嗯,但是说实话,以前根本没有人思考过陶器的价值,是的,根本没有,直到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爵士(SirWilliam Flinders Ptries)把目光瞄准了它们。


  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爵士(1853-1942),出生于英国的查尔顿(Chalton),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埃及学家之一,也是我们古埃及之旅中必须认识的伟人。


插图: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爵士(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每一个学科都有可以被称为“泰斗”或“先驱”的人物。而在埃及学界,除了我们都知道的那位商博良之外,另一位最当之无愧的泰斗就是皮特里了。


  皮特里被称为“科学考古学之父”,他花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埃及发掘,除了作出多项重大发现之外,他还使很多考古技术取得了改良。

  下图这张照片拍摄于皮特里(中间车窗中的那个人)83岁高龄之时,当时他仍相当有活力,开着这辆绿色的旧巴士,和他的妻子(右边站在车门上带帽子的女士)以及同僚们驰骋于巴勒斯坦。


插图:皮特里的考古小队和他们的装备(图片来源:Lorna Oakes andLucia Gahlin, Ancient Egypt)


  皮特里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没有正式上过学,自小在家里接受教育。他的父亲教会了他高超的勘探技术,可以说为他日后踏足考古学提供了第一块基石。


  8岁的时候,皮特里已经能说法语、拉丁语甚至希腊语;在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就已经跟随父亲考察过英国的好几个史前遗址(包括有名的巨石阵),并且就一些考古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了。


  仿佛诸神早已命中注定一般,皮特里的父亲是皮亚兹·史密夫(PiazziSmyth,1819-1900)的好友。


  而这位史密夫先生可不一般,他是苏格兰皇家天文台的天文学家,并且也是个埃及痴(在那个年代的英国学术圈,粉埃及的人还真不少),他认为吉萨的大金字塔必定有着天文学意义。


  皮特里的父亲在1880年前往埃及,为的就是帮史密夫先生测量大金字塔。皮特里就这样第一次踏上了法老的国度。


  查尔斯·皮亚兹·史密夫(Charles PiazziSmith),一位精进的天文学家。他对于大金字塔非常着迷并且提出了颇多的理论。虽然这些理论(目前看来)只能被划分为“伪科学”或者“想太多了”的类别,但是他对于金字塔的天文意图的直觉是正确的。


插图:查尔斯·皮亚兹·史密夫(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皮特里初到埃及时,加斯顿·马伯乐(GastonMaspero,当时的埃及古迹部负责人)正着手规范考古发掘的秩序,打击之前常见的文物盗卖。


  至于皮特里本人,他没把马伯乐放在眼里(英国与法国的学者在埃及考古这件事上长期互相看不起……),但是他也很痛恨那些把出土文物拿去贩卖的人。


  皮特里的嘴巴很会骂人,他目中无人的作风反而使他雇佣的劳工们都很佩服他,心甘情愿地为他工作(霸道总裁?)。


  他的第一趟埃及之旅于1880年结束,他带着大金字塔的测量数据回到英国供史密斯先生使用。


  悲剧的是,皮特里的数据非常精确(直到今天仍然被使用),最终证实了史密斯的理论是错的。噗……


  皮特里在测量和勘探方面的成功,引起了阿美丽亚·爱德华(AmeliaEdwards)的注意。她为他申请了每月250英镑的赞助,全力支持这个年轻人回到埃及。


  1884年,皮特里作为一个新晋的考古学家,重返尼罗河岸并正式开始了他的考古生涯。


  阿美利亚·安·贝兰福·爱德华(Amelia AnnBlanford Edwards,1831-1892),她是记者、作家、旅行达人兼埃及学家。她创办了埃及发掘基金(EgyptExploration Fund),资助了大批学者前往埃及进行考古研究,推动了埃及学的进步。


插图:阿美利亚·安·贝兰福·爱德华(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皮特里的霸道作风依然未变。他毫不留情地抨击同行、古迹部、马伯乐、大英博物馆、法国佬,还有很多埃及人。他心急如焚,看着这些愚蠢的“学者”用不正确的方法来对待珍贵的古物。


  在当时,很多同行不喜欢这个英国新丁;但他们不能理解的是,他已经站在了新的起点上,而其他人都落后了。


  除了固执和霸气,更能体现皮特里个性的是他旺盛的精力。


  他旅行于整个埃及,从三角洲到努比亚,找到了数不清的的古物——骨头、石块、篮子、陶器等等——他好像是一条能卷起泥土的神龙。在那个年代,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受到了学者们的冷落(他们更喜欢那些做工精良的、用料上乘的古物),唯独皮特里把目光投向它们,一点一点地,拼出了完整的故事。


  为了考古,他几乎完全牺牲了自己的日常生活。


  皮特里曾经一丝不挂地在金字塔的甬道内工作,“就像那些只带着眼镜的日本老木匠”;他想也不想就会穿越10或20英里的沙漠,去为他的劳工们领取月薪;在一次于巴勒斯坦发掘期间,他和他的助手竟然靠一个脏呼呼的井来取水喝,“那些水的颜色和豌豆汤差不多”。


  皮特里的下属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除了猛烈的太阳、干燥的空气和恶劣的考古环境,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他的饮食习惯。据说他把各种各样的罐头放在古墓中,开罐刀就插在石板上,饿了就随便开一些来吃,然后把所有没吃完的东西留到下一顿。他有两个学生就是在食物中毒期间相互照顾并堕入爱河的。

  皮特里对史前埃及史的构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没有任何学者编好的年表、也没有确切的遗址可以参考。


  在那时,埃及已经确认的史前遗址寥寥可数——事实上就连埃及学本身,也才刚刚脱离了无法无天的状态,开始向着真正的科学蜕变。


  与此同时在别的近东地区,史前遗迹已经颇有知名度:两河流域就是最好的例子,巴比伦王国曾在那里绽放。


  在那里,肥沃的平原上举目可见一个接一个的“土墩”(tell),它们曾经都是城镇,最初的居民点建在平地上,后人又把新的房屋建在它们之上,许多个世代过去后,城镇的地面越来越高,脚下是祖先的遗骸。这些土墩就像蛋糕,发掘的时候,考古学家能方便地根据层次来推断年代——越往上的层次越晚近,越靠下的则越古老。


  大致排列出了顺序后,考古学家可以得出一张“浮动”的年表,各个阶段都已经排好了先后,只是缺乏确切的定年。然后,他们可以用字母或者罗马数字来组建这个土墩的历史。比如,一个名叫“泰尔·阿斯马”(TellAsmar)的土墩,由上往下数的第三层就是“阿斯马III”或者“阿斯马C”,如此类推。


  为了让这张年表的时间更加确定,考古学家需要找到至少一个可以定年的东西,诸如一段写着日期的铭文,或一个能与之相互印证的证据(比如,某个已知存在于公元前n年的城镇刚好与阿斯马III有书信来往,那么顺理成章地,阿斯马III的年代就确定在“约公元前n年”)。


  下图是叙利亚境内的一个土墩。


插图:叙利亚境内的一个土墩(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挖开这个土墩,就能看的里面一层一层的房屋遗迹,根据它们来推定文化先后次序。


插图:挖开土墩看到层次(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皮特里没有这种土墩,也没有可以查找的书籍。作为一个开路先锋,他唯有靠自己。


  他能找到的是墓穴,几百个挖在史前遗迹地面的洞穴。与其说它们是墓,不如说是些坑。坑内有各种各样的物品,但最常见的的是:骨头和陶器。皮特里问自己,能否依靠这些东西重组出一张埃及的史前年表?为了解答这个问题,他使出了全力去寻找答案,最后,他真的找到了。


  皮特里非常注重把自己的考古发现编撰成书,因此他也是一位优秀的教育者,在晚年他被推荐成为了埃及学教授,他的学生中,很多都成为了英国考古学界的中流砥柱。


插图:皮特里的考古著作(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未完待续---


作者:芹菜法老编辑:Pepi太后


我们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新浪博客/微博以及豆瓣网同步更新。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们继续听故事。


插图: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爵士(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每一个学科都有可以被称为“泰斗”或“先驱”的人物。而在埃及学界,除了我们都知道的那位商博良之外,另一位最当之无愧的泰斗就是皮特里了。


  皮特里被称为“科学考古学之父”,他花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埃及发掘,除了作出多项重大发现之外,他还使很多考古技术取得了改良。

  下图这张照片拍摄于皮特里(中间车窗中的那个人)83岁高龄之时,当时他仍相当有活力,开着这辆绿色的旧巴士,和他的妻子(右边站在车门上带帽子的女士)以及同僚们驰骋于巴勒斯坦。


插图:皮特里的考古小队和他们的装备(图片来源:Lorna Oakes andLucia Gahlin, Ancient Egypt)


  皮特里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没有正式上过学,自小在家里接受教育。他的父亲教会了他高超的勘探技术,可以说为他日后踏足考古学提供了第一块基石。


  8岁的时候,皮特里已经能说法语、拉丁语甚至希腊语;在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就已经跟随父亲考察过英国的好几个史前遗址(包括有名的巨石阵),并且就一些考古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了。


  仿佛诸神早已命中注定一般,皮特里的父亲是皮亚兹·史密夫(PiazziSmyth,1819-1900)的好友。


  而这位史密夫先生可不一般,他是苏格兰皇家天文台的天文学家,并且也是个埃及痴(在那个年代的英国学术圈,粉埃及的人还真不少),他认为吉萨的大金字塔必定有着天文学意义。


  皮特里的父亲在1880年前往埃及,为的就是帮史密夫先生测量大金字塔。皮特里就这样第一次踏上了法老的国度。


  查尔斯·皮亚兹·史密夫(Charles PiazziSmith),一位精进的天文学家。他对于大金字塔非常着迷并且提出了颇多的理论。虽然这些理论(目前看来)只能被划分为“伪科学”或者“想太多了”的类别,但是他对于金字塔的天文意图的直觉是正确的。


插图:查尔斯·皮亚兹·史密夫(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皮特里初到埃及时,加斯顿·马伯乐(GastonMaspero,当时的埃及古迹部负责人)正着手规范考古发掘的秩序,打击之前常见的文物盗卖。


  至于皮特里本人,他没把马伯乐放在眼里(英国与法国的学者在埃及考古这件事上长期互相看不起……),但是他也很痛恨那些把出土文物拿去贩卖的人。


  皮特里的嘴巴很会骂人,他目中无人的作风反而使他雇佣的劳工们都很佩服他,心甘情愿地为他工作(霸道总裁?)。


  他的第一趟埃及之旅于1880年结束,他带着大金字塔的测量数据回到英国供史密斯先生使用。


  悲剧的是,皮特里的数据非常精确(直到今天仍然被使用),最终证实了史密斯的理论是错的。噗……


  皮特里在测量和勘探方面的成功,引起了阿美丽亚·爱德华(AmeliaEdwards)的注意。她为他申请了每月250英镑的赞助,全力支持这个年轻人回到埃及。


  1884年,皮特里作为一个新晋的考古学家,重返尼罗河岸并正式开始了他的考古生涯。


  阿美利亚·安·贝兰福·爱德华(Amelia AnnBlanford Edwards,1831-1892),她是记者、作家、旅行达人兼埃及学家。她创办了埃及发掘基金(EgyptExploration Fund),资助了大批学者前往埃及进行考古研究,推动了埃及学的进步。


插图:阿美利亚·安·贝兰福·爱德华(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皮特里的霸道作风依然未变。他毫不留情地抨击同行、古迹部、马伯乐、大英博物馆、法国佬,还有很多埃及人。他心急如焚,看着这些愚蠢的“学者”用不正确的方法来对待珍贵的古物。


  在当时,很多同行不喜欢这个英国新丁;但他们不能理解的是,他已经站在了新的起点上,而其他人都落后了。


  除了固执和霸气,更能体现皮特里个性的是他旺盛的精力。


  他旅行于整个埃及,从三角洲到努比亚,找到了数不清的的古物——骨头、石块、篮子、陶器等等——他好像是一条能卷起泥土的神龙。在那个年代,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受到了学者们的冷落(他们更喜欢那些做工精良的、用料上乘的古物),唯独皮特里把目光投向它们,一点一点地,拼出了完整的故事。


  为了考古,他几乎完全牺牲了自己的日常生活。


  皮特里曾经一丝不挂地在金字塔的甬道内工作,“就像那些只带着眼镜的日本老木匠”;他想也不想就会穿越10或20英里的沙漠,去为他的劳工们领取月薪;在一次于巴勒斯坦发掘期间,他和他的助手竟然靠一个脏呼呼的井来取水喝,“那些水的颜色和豌豆汤差不多”。


  皮特里的下属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除了猛烈的太阳、干燥的空气和恶劣的考古环境,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他的饮食习惯。据说他把各种各样的罐头放在古墓中,开罐刀就插在石板上,饿了就随便开一些来吃,然后把所有没吃完的东西留到下一顿。他有两个学生就是在食物中毒期间相互照顾并堕入爱河的。

  皮特里对史前埃及史的构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没有任何学者编好的年表、也没有确切的遗址可以参考。


  在那时,埃及已经确认的史前遗址寥寥可数——事实上就连埃及学本身,也才刚刚脱离了无法无天的状态,开始向着真正的科学蜕变。


  与此同时在别的近东地区,史前遗迹已经颇有知名度:两河流域就是最好的例子,巴比伦王国曾在那里绽放。


  在那里,肥沃的平原上举目可见一个接一个的“土墩”(tell),它们曾经都是城镇,最初的居民点建在平地上,后人又把新的房屋建在它们之上,许多个世代过去后,城镇的地面越来越高,脚下是祖先的遗骸。这些土墩就像蛋糕,发掘的时候,考古学家能方便地根据层次来推断年代——越往上的层次越晚近,越靠下的则越古老。


  大致排列出了顺序后,考古学家可以得出一张“浮动”的年表,各个阶段都已经排好了先后,只是缺乏确切的定年。然后,他们可以用字母或者罗马数字来组建这个土墩的历史。比如,一个名叫“泰尔·阿斯马”(TellAsmar)的土墩,由上往下数的第三层就是“阿斯马III”或者“阿斯马C”,如此类推。


  为了让这张年表的时间更加确定,考古学家需要找到至少一个可以定年的东西,诸如一段写着日期的铭文,或一个能与之相互印证的证据(比如,某个已知存在于公元前n年的城镇刚好与阿斯马III有书信来往,那么顺理成章地,阿斯马III的年代就确定在“约公元前n年”)。


  下图是叙利亚境内的一个土墩。


插图:叙利亚境内的一个土墩(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挖开这个土墩,就能看的里面一层一层的房屋遗迹,根据它们来推定文化先后次序。


插图:挖开土墩看到层次(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皮特里没有这种土墩,也没有可以查找的书籍。作为一个开路先锋,他唯有靠自己。


  他能找到的是墓穴,几百个挖在史前遗迹地面的洞穴。与其说它们是墓,不如说是些坑。坑内有各种各样的物品,但最常见的的是:骨头和陶器。皮特里问自己,能否依靠这些东西重组出一张埃及的史前年表?为了解答这个问题,他使出了全力去寻找答案,最后,他真的找到了。


  皮特里非常注重把自己的考古发现编撰成书,因此他也是一位优秀的教育者,在晚年他被推荐成为了埃及学教授,他的学生中,很多都成为了英国考古学界的中流砥柱。


插图:皮特里的考古著作(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未完待续---


作者:芹菜法老编辑:Pepi太后


我们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新浪博客/微博以及豆瓣网同步更新。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们继续听故事。

以上内容由小编精心整理编辑,文章均采集于网络,文章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无雷同,纯属正常!这就是芹菜法老的埃及周边:让陶器说话的人—威廉·弗的全部内容!本文或有不足之处,还请广大读者海涵!本站会源源不断的输出大量优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芹菜法老的埃及周边:让陶器说话的人—威廉·弗的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在这里小编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本页面网址:http://www.gdhcly.com/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