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

发布:2019-10-06 阅读:87次
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于是,在1887年2月4日凌晨,在经历了5个多小时的双方谈判之后,“长崎事件”的处理结果终于出来了:日方赔偿中方52500日元;中方赔偿日方15500日元;中国水兵在长崎医院治疗期间的费用,由日方承担;双方政府各自决定是否要惩办各自凶手,互不干涉”与慈禧太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长崎事件”结束一个月之后,日本明治天皇从宫廷费用中拨出30万元,带头表态支持日本海军建设如今,中方宣布停审“长崎事件”,这一下子就把日方顶到了杠头上:若不谈下去,国内民众无法交代,若谈下去,中方又绝不肯低头经过大量证人的证词和证物取证,“长崎事件”的来龙去脉不难厘清:8月13日那场小摩擦,是双方无意中引发的,而8月15日那场造成多人死亡的械斗,长崎警方是有备而来,蓄意报复,应该也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但从对中国的交涉来看,让中方赔礼道歉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不仅仅因为这件事本身日方就存在过错,更因为清朝的各方面实力是压倒日本的,日本并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作为法学专家,伍廷芳一上来就先把“长崎事件”定性为一般刑事案件,避免上升到国家之间的纠纷从日本国内的舆论压力来说,因为日本国内媒体之前一直宣传是中国水兵欺负日本警察,如果这件事不了了之,会让日本民众觉得外国水兵到我们这里闹事后,我们的政府居然就让人家就扬长而去了,肯定会引发不满情绪外国水兵到本国国土上“撒野”,最后反而是本国赔款要远多于对方,这在日本朝野上下被视为是“奇耻大辱”而中方因为要提供人证,有100多名北洋水师的水兵留在长崎不能回国,每天的律师聘请费用高达300两白银,所以时间拖得越久对中国越不利1887年1月28日,在“长崎事件”发生快半年之后,日本方面突然宣布,接受德国驻日公使提出的调解方案,即“伤多恤重”——各自赔偿对方损失,谁损失大,得到的赔偿就多停审,意味着中方代表将全部撤出关于“长崎事件”的调查和审理,潜台词就是:“这事儿就这么悬着吧,接下来我们走着瞧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随即就接到了李鸿章的命令:立刻率“定远”、“镇远”、“济远”、“威远”、“超勇”、“扬威”等6艘军舰前往朝鲜东海岸海面操演,随后前往海参崴接当时参加中俄关于吉林东界勘定谈判的清政府官员吴大澄受“长崎事件”刺激,日本民众竞相购买,公债仅1886年一年就发行1700万元,超过预期目标4倍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因为在他们眼前出现了四艘巨大无比的战舰——并不是他们日本海军的军舰,而是到访的大清帝国北洋舰队的四艘战舰:排水量7340吨的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排水量7340吨的铁甲舰“镇远”号;排水量为2440吨的防护巡洋舰“济远”号;排水量为1280吨的炮舰“威远”号当时这起引起国际关注的“巨文岛事件”,将英国、俄国、朝鲜、日本和中国五国统统搅入了旋涡——英俄要争霸亚洲,朝鲜欲借俄抗英顺带敲打中日两国,而中国和日本不允许别国染指朝鲜所以当时最高航速只有18.5节(还不算折损)的“致远”号想要“撞沉吉野”,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截至到1894年,日本海军的主力舰总吨位已经达到了37222吨,大大超过了北洋舰队主力舰总吨位的27470吨(整个舰队的总吨位也已超越)6但是,“长崎事件”对中日两国造成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长崎事件”的相关画作,收藏于中国山东威海的甲午战争纪念馆消息传到船上,丁汝昌等一干人都震惊了“长崎事件”的调查审理从8月拖到了11月,双方谈判超过了30次,却没有达成任何共识伍廷芳后来在1896年被清政府任命为驻美国、西班牙、秘鲁公使,辛亥革命后曾出任孙中山南京临时政府的司法部长但是,日本方面却绝不肯承认这个事实,认为8月15日的械斗是中国水兵蓄意报复日本警察尽管他曾在“长崎事件”爆发后召见过日本驻天津公使,提出:“……开启战端,并非难事"就在上个月,有一条新闻:北洋舰队“定远”号沉船遗址确认提“定远”号,必想起甲午海战总是能勾起国人一段屈辱的回忆但是,这艘曾经的“不沉”铁甲舰也见证过一段晚清对日本的最后强硬11886年8月1日,日本的长崎港这种心理带来的最直接结果,就是海军升级的速度开始大大放缓:从1887年到1888年的两年时间里,北洋舰队虽然还购置了10艘巡洋舰和鱼雷艇,但已经放弃购买“定远”级的铁甲舰7当年访日的四艘北洋舰队军舰,命运如下:“威远”号炮舰,在刘公岛被日军击沉;“济远”号巡洋舰,在刘公岛被日军俘获,编入日本海军,参加了日俄战争,于1904年触礁沉没;“定远”号旗舰,被日军鱼雷艇偷袭后搁浅,弹尽粮绝,自炸沉没,管带刘步蟾随后自杀殉国;“镇远”号在入刘公岛时触礁,管带林泰曾引咎自杀一次,就是关于“长崎事件”的谈判时任北洋水师副提督的英国人琅威理,直接要求“定远”、“镇远”的主炮转向长崎市区方向,向日本开战,顺带一举歼灭日本海军(“即日行动,置日本海军于不振之地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正是这道命令,成了“长崎事件”的导火索而“长崎事件”带给日本的影响,却恰恰相反自“长崎事件”后,这一切只发生在八年间5“长崎事件”就这样“烂尾”,并不是日方想看到的“定远”号和“镇远”号为清朝委托德国建造的7000吨级的一等铁甲舰,是“姐妹舰”停泊于军港内的北洋舰队但北洋舰队之所以要在任务结束后停靠日本的长崎港,也是有苦衷的关于事情的起因,根据中日报道的不同,存在不同版本:有说是北洋水师的水兵违反军纪去嫖妓引发冲突的,有说是水兵买水果语言不通起了纠纷的,总之,就是起了争执更何况,英俄暗斗的“巨文岛事件”还没平息,在东北亚这盘棋上,日本独自得罪中国没有任何好处,而日本还准备近期修改一系列条约,提高关税,这也需要得到中国的支持猝不及防的中国水兵们四下逃散,却发现通路都已被事先堵塞虽然在1884年试图挑战中国权威的的“甲申政变”受挫(详见延伸阅读【一】),但到了1885年,福泽谕吉在他的那篇著名短文《脱亚论》中已经明确指出,要和中国乃至亚洲划清界限——日本应该放弃曾经尊崇的中国思想和儒教精神,大力吸收学习西方文明“长崎事件”爆发后,徐承祖也在第一时间参与了处理,和日本外相井上馨进行了多次交涉作为李鸿章的幕僚,伍廷芳也是参与处理“长崎事件”的主要人物在日本人眼里看来,外国的水兵在本国寻衅滋事,还刺伤了我们的警察,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们吗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日本民众从没有看到过像“定远”号和“镇远”号那样巨大的铁甲舰,因为当时日本海军最强大的三艘主力舰,都只是3000吨级的早在9月双方谈判陷入僵局的时候,徐承祖就向李鸿章提议“用武力作为后盾”——不是真要全面开战,而是让中方在谈判桌上增加筹码自1868年“明治维新”以来,日本迅速崛起,国力大大增强,俨然已成为东亚唯一能与传统“一哥”中国争锋的强国这场大规模的械斗最终造成了北洋水师官兵5人死亡(一说8人),6人重伤,38人轻伤,5人失踪为了预防前天的意外冲突再次发生,丁汝昌下令所有官兵不准带武器上岸,并且还派了12名巡查在岸上巡逻监督但是,北洋水师当时从舰上冲出来大批水兵,把陷入冲突的同伴救了回去,同时,“定远”、“镇远”的巨炮就在那里摆着,日本人也毫无办法李鸿章充分考虑了徐承祖的提议后,觉得断交引发的连锁反应还是太大,但选择了轻一个程度的措施:停审琅威理治军严明,办事勤勉,他任职期间的北洋水师军纪最好,丁汝昌也承认:“洋员之在水师最得实益者,琅总查为第一”首相伊藤博文借此机会,在日本达官贵人社交场所鹿鸣馆发表演说,呼吁大家为日本海军建设捐款,半年就获得献金203万元两艘军舰于1881年开工,1884年竣工,定远舰花费约140万两白银,镇远舰花费约142万两白银中方听到这个方案后,也表示可以接受其次,既然是刑事案件,那么伍廷芳就提出一切以“事实为依据,公正为准绳”,他通过双方人证,伤口验伤等各种方式,指出中国水兵的伤口多为刀伤,而日本人的伤口多为钝器(木棒)伤害,这些都可以证明日本人是否是蓄意挑起争端,有备而来再加上长崎方面也向北洋舰队发出了邀请:欢迎水兵们下船观光购物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国与国之间如果一旦撤使和断交,尤其是邻国,那么离开战也不远了如果说8月13日是一场意外摩擦的话,那么8月15日这场械斗,毫无疑问是日本长崎警方有所预谋的当时日本民间孩子们玩军事游戏,口号喊的都是要“击沉定远”,“摧毁镇远”彼时,日本虽然开始高速发展,但无论是人口、经济、军队数量等各方面,还无法与清朝匹敌,所以徐承祖提出的建议是具备一定可行性的所以,当北洋舰队的四艘军舰停靠长崎港后,舰上的水兵并没有被允许下船此外,日本趁着世界海军技术大发展,大量购置了中小口径的速射炮,数量达到了北洋舰队配备的7倍之多由于当地普遍对中国人有仇视态度,而中国的水兵也自然对日本人没有好感,双方起了争执后,很快就酿成了斗殴而且,“停审”很可能只是中方走的第一步棋,再接下来“撤使断交”乃至开战,这不是现在的日本所能承受的而后一次,伍廷芳却如坐针毡,倍感无力,对方所有的要求只能全盘接受,他自己也感叹如案板之肉,任人宰割1888年到1894年,在北洋舰队“不购一舰一炮”的情况下,日本海军共添置12艘最新式的军舰,其中“松岛”、“桥立”、“严岛”三艘4000吨级的自造铁甲舰,完全以击沉“定远”和“镇远”两艘军舰为目标,虽然吨位不及对手,但主炮口径已经超越一般来说,各国要造大型铁甲舰,必要先造可以修整的船坞丁汝昌曾在1893年提出要为“定远”等三舰购置新式克虏伯快炮18门,但因为经费不够,李鸿章因为经费捉襟见肘,最终只批准先在“定远”和“镇远”号上各配6门——但后来一门也没有配备从中方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最终以中方获得赔偿较多而结束,是可以接受的,也是相对“体面”的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发现“定远”号,记住“定远”号,不是为了铭记仇恨,而是为了铭记历史另一次,是在甲午战争之后,关于《马关条约》的谈判在斗殴中,北洋舰队一名水兵轻伤,而日本的一名警察被刺成重伤第三,伍廷芳为显示公正,请英国律师担任中方的律师,参与一系列的取证、辩论程序自1885年起,慈禧太后修缮颐和园的费用,开始从海军费用中挪用该舰后被日军俘获,编入日本海军服役,同样参加了日俄战争,1911年被用作海上靶船,1912年出售解体1886年7月,李鸿章得朝鲜“太上皇”袁世凯密报:俄国有意占下朝鲜的永兴湾像“定远”、“镇远”这样的一级铁甲舰,在进行远程巡航后,是需要进入船坞涂油和整修的北洋水师的官兵上岸后不久,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沿街的很多日本商铺,都早早关门了北洋舰队由邓世昌统率的“致远”号,是整支舰队里航速最快的,但最高设计航速也只有18.5节,且是1887年完工,航龄已有7年在这样的背景下,北洋舰队只能去符合条件的日本长崎港造船所修整如果当时真的不顾一切对日本开战,日本海军确实不是北洋舰队的对手,很可能就被消灭在萌芽之中据最新消息,日本的一万元纸币将在2024年启用新人物头像涩泽荣一(被称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取代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但是日本人要面子,不说是我们接受你中国人提出的方案,而一定要说是我们接受的是德国人的方案停泊在港口的“镇远”号思来想去,日本方面决定还是要把这件事做个了断即便如此,在甲午海战爆发前,“致远”号也是北洋水师中最新的一艘军舰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海军以“超越北洋舰队”为目标,开始迅速崛起在这样的背景下,李鸿章决定把手里的那张“王牌”打出去震慑一下俄国当时,北洋舰队的7艘主力舰总吨位为27470吨,而日本海军的五艘主力舰吨位为14783吨,前者几乎超过后者一倍,实力遥遥领先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忽然派了四艘军舰到访日本,不能不引起日本民间的情绪反弹而这十年,恰恰是全世界海军技术大飞跃的十年,整个军舰技术水平完全升级换代11月20日中方的“折中方案”,其实就是徐承祖提出来的8月15日是周日,丁汝昌宣布船上放假,再一次允许数百名水兵上岸观光购物一艘沉船,甚至是一艘某种意义上打上“耻辱”烙印的沉船,为什么还需要去发现,定位,甚至考虑去打捞中国没有经验,等领悟过来,船坞还没造好,船倒造好了(可以匹配的船坞在1888年才在旅顺造好)也正是因此,清廷从上至下,对日本开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认为以目前北洋舰队的实力,已足以“震慑”对方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他当时的思想在日本影响深远,被称为是日本“近代第一教育家”,他曾主张与东亚落后的“恶邻”绝交,并且赞同战争是日本崛起的机会其实这个方案中国已经在原则问题上退了一步,但日方依旧拒绝了这个提议再次被日方拒绝后,徐承祖立刻上书李鸿章:“非绝交无别法”——立刻撤回公使,与日本断交因为,那段历史不管你是否承认,它就牢牢钉在那里,无法回避,无法忘记日本政府不顾国家财政困难,开始逐年增加海军经费,同时开始发行海军公债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但是,当时由于中法战争刚刚结束,顾虑重重的李鸿章并没有同意徐承祖的这个建议琅威理和邓世昌(双手相握放于胸前)在“致远”号上而北洋水师的官兵也流传着一句话:“不怕丁军门,就怕琅副将”而数百名日本民众也围了上来,用木棍、石块乃至滚水袭击北洋水师的水兵被日军俘虏、挂上日本国旗的“镇远”号馒头说伍廷芳作为中方代表,其实参与过两次重要的对日谈判这两艘军舰当时号称“亚洲第一巨舰”,为北洋舰队主力舰这也是日本方面的策略:他们通过不断要求调取新证人和提供新证物的手段,开始拖延时间38月13日晚上8点过,丁汝昌接到手下禀报:出事了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8月月13日,丁汝昌终于下令:允许水师官兵上船购物观光丁汝昌但是,事情还是发生了于是,第二个人就出场了伍廷芳从英国留学归来,是中国近代第一个法学博士但当时清朝的大沽口、上海、福州等地船坞,只能接纳吃水在15尺以下的军舰,但“定远”和“镇远”因为吨位庞大,吃水在20尺左右,无法停入船坞北洋舰队退守刘公岛后,四面楚歌坊间甚至开始有传言:中国这次派军舰来,就是准备来开战的,目的是要讨回自己之前被日本吞并的附属国琉球大东沟一战,北洋舰队虽重创日本海军五舰,但被击沉五舰,损失惨重如果说伍廷芳唱的是“文”戏的话,那么徐承祖配合上演的就是“武”戏徐承祖是当时清朝的驻日公使情急之下,手无寸铁的北洋水师官兵开始和对方扭打在一起,夺下对方的武器开始反击我兵船泊于贵国,舰体、枪炮坚不可摧,随时可以投入战斗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怎么可能得到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所以,在那些难以名状的情绪中,有惊奇,有叹服,有担忧,有恐惧,有嫉妒,甚至,还有愤怒是为了让历史不要再次重演正当他们疑惑之间,数十名日本警察举着砍刀从四周街巷的各个角落冲了出来,追着他们开始砍杀而日本方面也有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这场意外的风波,暂时被压了下去长崎港但是,长期远洋航行,陆地近在咫尺却不让下船,对水兵而言也是很难熬的一件事长期以来,日本一万元纸币上印的头像一直是福泽谕吉4在这场谈判中,有两个中国人起到了重要作用事实上,从1888年到1894年6年间,北洋舰队再未添置一舰一炮双方签字画押,这件事就此结束如今,随着“定远”号位置的确认,相关的打捞工作也会逐步提上日程按日本史学家信夫清三郎的看法是:“日本当时没有一支敌得住北洋舰队的舰队,被它的威力压倒了港口的码头上,聚集了不少日本的民众,熙熙攘攘,指指点点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用强大海军震慑俄国的意图,还是非常明显的这个方案,其实就是当时徐承祖提出的那个方案这件事的起因,要追溯到1885年英国出兵占据朝鲜南部海域的巨文岛,与俄国争霸东北亚那为什么要被迫接受这种“耻辱”11月20日,中方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中国不再要求日本道歉,双方按照各自的损失,向对方进行补偿2北洋舰队的四艘军舰访日,有原因,也有苦衷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正在酝酿也正是在这一年,“甲午战争”爆发从1885年到1895年十年间,总计挪用1300万两——足以再购买9艘“定远”级别的铁甲舰在甲午海战中发挥关键作用的日本“吉野号”,1893年9月刚刚完工,排水量4150吨,最高航速高达23节很简单:在这短短的八年时间里,法未变,理未变,但背后的国家实力,已经逆转法还是那个法,理还是那个理,为何区别如此之大相信也是有的,但更多的还是出于实际需要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所属专题:人物 本文《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链接: http://www.gdhcly.com/plus-1.html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相关文章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交的最后荣光图片
  • 福泽谕吉,长崎事件:大清对日外
  • 漫画,宫崎骏:我怎么会是日本人
  • 狗咬人,狗咬人在唐朝就有严明律
  • 浙江省,补壹刀:就是这个人,把
  • 创世纪,梵蒂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
  • 株林,春秋时期的妇女,在什么情
  • 左传·昭公四年,春秋时期的女子为
  • 观沧海,“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
  • 天主教,梵蒂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
  • 勾践,浅谈解读历史的方法与意义
  • 天安门城楼,国庆中的天安门城楼
  • 鲁迅传,鲁迅死后,二房停了朱安
  • 乾隆,和珅有这几种钱绝对不贪,
  • 朱元璋,高考制度的殷鉴——明朝
  • 盗墓,一千多年前,一盗墓贼盗出
  • 重见天日,兵马俑是不是用活人烧
  • 千岛群岛,被丢来丢去的“北方四
  • 新国徽,国庆中的天安门城楼,有
  • 徐继畲,八个你应该知道的历史故
  • 潜艇,邓尼茨为什么要实施“狼群
  • 胡济邦,民国时期的名媛有多浪?
  • 清朝,告诉孩子:中国各省名字的
  •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民国仅存8年
  • 元和郡县志,黄河是一条神秘的河
  • 北魏,他一介书生身体羸弱难开弓
  • 宋高宗,岳飞若不理会赵构的那十
  •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只8个字,
  • 满族人,士兵为年羹尧抬轿子,年
  • 属相,十二生肖分别是代表什么的
  • 狄奥多西,罗马帝国晚期战斗力下
  • 李世民,李渊在太原起兵时看似高
  • 新书,西汉初年时期,居马上得之
  • 甲午战争,清朝灭亡后留下了数亿
  • 顾命大臣,古代最危险的一个官职
  • 过渡线,人口多寡取决于政策?时
  • 周本纪,周文王去世后,姬发对自
  • $(function(){ if($(window).width()<768){ $(".nav").height($(window).height()-parseInt($(".nav").css("top"))); $("#head").prepend('

    '); $(".nav").append($(".subnav").html()); $(".m_search_icon").click(function(){ $(".tagso").fadeToggle(); }) $(".m_nav_icon").click(function(){ if(!$(".nav").is(':visible')){ $(".nav").fadeIn(); $("html").css({"overflow":"hidden","height":"100%"}); $("body").css({"overflow":"hidden","height":"100%"}); }else{ $(".nav").fadeOut(); $("html").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body").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 }) $(document).bind("click", function (e) { if($(e.target).closest(".m_nav_icon").length>0){ }else{ $(".nav").fadeOut(); $("html").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body").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 }) $(".m_photo_more").append('

    '); $(".m_photo_more ul").css({"height":"120px"}); } $(".more_btn").click(function(){ $(this).remove(); $(".m_photo_more ul").css({"height":"aut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