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

发布:2019-11-27 阅读:151次
秀才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继续支持着;隋唐的一统促使古代法律发展到顶峰,有效的融合了法家和儒家思想达到“一准乎礼”之境界,更加强调“德礼为政教之本,刑罚为政教之用到了西汉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以孝为核心的亲亲相首匿法已经写进法律条文之中;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提倡的“相隐之道离,则君臣之义废,则犯上之奸生矣据大人所言,先秦司寇;秦汉延尉;三国曹椽;南北朝尚书;隋唐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宋朝审刑院;元朝宗正府;明朝刑部,督察院,大理寺;清朝的理政十大臣审此等案件,需要口供,你也知没有被告人的陈述案情,是无法确认的,“皆据众证定罪”,然你孤身一人,既无经历,又不知实情,如何对此下判断;亦获犯罪者不否认,旁观者皆可证,也可获其罪,然你都没有,只凭一张白纸如何断案民告状,从层层限制的亲亲相隐到细致化的同居相隐东侧鸣冤鼓起,衙役回报,有一布衣秀才在门口喊冤然自秦始皇一统六国,天下归于中央集权制度,地方郡县制度,为了防止社会动荡,特别设置的监察机构好一个狂妄偏执的书生,你可知最早的御状《周礼》记诉:“以肺石达穷民,凡远近茕独老幼之欲有复于上而长弗达者,立于肺石,三日,士听其辞,以告于上,而罪其长"前言这将是一篇很与众不同的小文章,为了使文章变得有些趣味性,所以我将尝试用秀才和县老爷二人对辩的方式去写主要是最近我看到很多文章上写着清朝律法残酷,列举了《大清律》:“民告官如子杀父,先坐笞五十,虽胜亦判徙二千里包拯即使面对对自己有恩的哥嫂一家,公正和道德,毅然选择了大义灭亲”“在下平阳王秀才,状告本地王财主,侵占他人土地,鱼肉百姓你孤身一人是否能得此证,先告亲属,不得道义;后告长官,不得证据;单凭一纸之言,不能作数,无证人上堂,仅凭书生气,何谈伸冤,哪怕字字珠玑,难以服众,何以判决,何尝你不是任何诉讼代理人亲属,同等亦不是老废笃疾,不能言之自新任县令上任,县内安然无事,秀才上门,又所谓何事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难道要向韩愈一样,做到教育部长也还在说着怀才不遇?吾等小志,亦有春秋之风,侠士之义,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我同为读书人,在官场能洁身自好,本属不易,为民伸冤本为本分,然促使一方太平实为大责皆可沦为摆设,各县吏府衙得有多少冤假错案,大人未具体详细,便加以恐吓威慑,实失书生本性,官员之责自大周朝开始利用宗法制度维系血缘关系进行分封制度,先秦儒家就提到了:“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说着,从袖中掏出一物,此乃王财主逼迫百姓低价卖田之血书契约,民随身携带,自然承于官府”也由“亲亲相隐”变成“同居相隐”,变得多样化,处罚更加细致,阐述奴不可告主,十岁幼童,八十老妇皆不可上告,亲属关系越接近,刑罚越低;宋元明清亦是如此”然秦朝提倡法家,但是为了维系宗族等级关系,《秦律》中也有非公室告,一般控告家庭内部,官府不受理,坚持控告就要受到处罚后来翻开《大清律例》上面这样写着:“凡军民词讼,皆须自下而上陈告,若越本管官司,辄赴上司称诉者,笞五十大人可知,张子厚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民自然明白,无论诬告还是控告不实,皆要被反坐,乃至《秦律》中“告盗加赃”,多一点都要论处,《唐律》中诬告自己长官,亲属,罪加二等”友情的提醒一下大人,拒绝受理可是要受到处罚《明律》中“凡告谋反逆叛、官司不即受理掩捕者、杖一百、徒三年无他人佐证,本县令可自由定论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本官受理你二次控告,你有三审考虑,是不是要诉讼然确实如此,可是你说的包勉罪为杀人,然你控告王财主侵吞百姓田地,你可知不适应亲亲相隐规则的犯罪,你控告的亦不属于《唐律》,《明律》明文规定的谋逆,造畜蛊毒,杀一家,肢解,窝藏,同时未闻王财主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未有其他族人离奇死亡,奴仆突然消失留下37字真言:“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敢谏之鼓”变成后来的“登闻鼓”,敲鼓拦驾,杖责亦不可少,你可考虑好”具体就是不可以越级告状,包括《明律》也有相同法律,上面的说法完全的有失偏颇,所以就想说一说这个古代民和官的关系《唐律》中“若应合为受,推抑而不受者,答五十”倘若还有明朝《大诰》,吾必持之,绑你去见明太祖,尝一尝刀子大人难道未曾想做个有志于天下,有志于黎民百姓的青天老爷并罪止杖八十、受财者、计赃以枉法从重论此事需要认证,口供,书证,物证,四证俱全方可,鉴于无人死亡,不需勘验民愿舍身告状,亦可上京御状,命可无,理不丢难道大人想学:“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你可知《周礼》,五听断狱:辞听、色听、气听、耳听、目听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县令整好衣冠,衙役杀威棒点地,遍遍威武响,惊堂木应声落下,西侧的升堂鼓起,树“回避”和“肃静”牌仪,一场大戏即将开始吾见你书生义气,亦得本官欣赏告杀人、及强盗、不受理者、杖八十因为我想表达俩个不同的意思,一个是告诉官员就是遭遇不平,寻求公正或者揭发他人;另外一个是告发官员,就是官员贪污腐败,无恶不作,或者含冤上京告御状等念你书生义气,不予追究,杖责三十,送回家去我可当下做出抉择,说你扰乱共同,杖责轰出去都是轻的,定你一个疑罪可轻,也要送你入监狱民自然明白,如若不明何敢来此敲响鸣冤鼓“堂下何人,所告何事然与此,我欲告大人包庇之罪王秀才目瞪口呆,却无力反驳苦读四书五经,当知此为大不孝"大人既然饱读史书,也因知道此等故事”我当时看完也很气愤,信以为真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不从吾志,非吾子孙东西二厂;清朝的科道,八府巡按你一读书人,读过圣贤书,亦知亲亲相隐告官,需要的是勇气,付出的是生命大人可敢不受理斗殴婚姻田宅等事、不受理者、各减犯人罪二等秦朝的御史大夫位列三公;汉朝十三刺史监督地方,西汉的御史台,东汉的兰台寺;隋唐的三院二台;宋朝的转运使,监察使;明朝都察院,锦衣卫”“本县虽到此地不久,亦知王财主是你舅舅为什么突然想起写这个呢倘若你没有确凿证据,你可知如何处置可曾想到我一没有被囚禁;二没有低于十岁,高于八十岁;三,大人未曾受理赦免过王财主;四,我未匿名书信举报;五未含糊其辞,不明事情;六,我未越级上告;大人还有何等理由不接受攻陷城池、及劫掠人民者、斩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若告恶逆、不受理者、杖一百”生为读书人,不能为民说苦难,读书又有何用为什么“民告官”打双引号呢以致聚众作乱你意欲何为既无原告,又无证人,怎么论及”大人可有言民谢谢大人好意,然民,心已决呆呆得望着天空,何曾能"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所属专题:人物 本文《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链接: http://www.gdhcly.com/plus-1.html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相关文章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图片
  • 秀才,秀才县令辩:中国古代司法
  • N日,先天不足:漏洞百出的作战计
  • 公元前,汉朝皇帝列表及简介
  • 蒋百里,她是日本人,为了中国人
  • “说曹操,曹操到”,其实还有后
  • 蒋英,钱学森回国途中收到神秘电
  • 教我如何不想她,他发明了一个汉
  • 朱高煦,明朝第一忠臣被杀,锦衣
  • 教我如何不想她,他发明了一个汉
  • 德累斯顿,德累斯顿绿穹博物馆1
  • 德累斯顿,德累斯顿绿穹博物馆1
  • 人类史,历史上最接近神的男人,
  • 山东人,中国总共出了408位皇帝,
  • 黄雄盛,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穷小
  • 张仪,鬼谷子四大弟子都是人才,
  • 旧唐书,宰相一年没回家,老婆却
  • 清朝野史大观·和珅家财,嘉庆为什
  • 玛雅文明,5个可能存在先进史前文
  • 商鞅,“商鞅变法”到底“变”了
  • 阿房宫赋,班婕妤:皇帝的爱情,
  • 视察员,1918年,困境里的北洋政府
  • 战国时期,历史上的“芈月”并不
  • 吕布,貂蝉墓被找到,里面发现了
  • 李斯,赵高已经是太上皇了,手中
  • 康熙皇帝,历史上的班布尔善:虽
  • 晋献公,红颜祸水:中国历史上的
  • 禁海令,葡萄牙、日本与明朝三场
  • 唐朝,唐与吐蕃汧城之战,唐朝大
  • 苏格兰,从英国的形成,看英格兰
  • 隋朝,隋朝才38年,两位皇帝干了
  • 制作公司,历史上都有哪些著名的
  • 陶器,宋朝之前没有铁锅,那古人
  • 铁锅,宋朝之前没有铁锅,那古人
  • 郭松龄,张学良上台后,立刻杀掉
  • 严慰冰,她视周恩来如同父执,周
  • 明史,崇祯做了一个梦,大家都说
  • 热点推荐

    $(function(){ if($(window).width()<768){ $(".nav").height($(window).height()-parseInt($(".nav").css("top"))); $("#head").prepend('

    '); $(".nav").append($(".subnav").html()); $(".m_search_icon").click(function(){ $(".tagso").fadeToggle(); }) $(".m_nav_icon").click(function(){ if(!$(".nav").is(':visible')){ $(".nav").fadeIn(); $("html").css({"overflow":"hidden","height":"100%"}); $("body").css({"overflow":"hidden","height":"100%"}); }else{ $(".nav").fadeOut(); $("html").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body").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 }) $(document).bind("click", function (e) { if($(e.target).closest(".m_nav_icon").length>0){ }else{ $(".nav").fadeOut(); $("html").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body").css({"overflow":"visible","height":"auto"}); } }) $(".m_photo_more").append('

    '); $(".m_photo_more ul").css({"height":"120px"}); } $(".more_btn").click(function(){ $(this).remove(); $(".m_photo_more ul").css({"height":"auto"}); }) })